爱游戏首页:Flappy Bird为何火爆 开发商如何看待下架问题?

【52PK 2月19日消息】就在上周,越南手游研发商Dong Nguyen 把他的热门手游Flappy Bird从Android和iOS平台下架。Nguyen随后表示由于玩家对Flappy Bird的上瘾,这很令他担忧,另外他受够了外界玩家对他的刻薄和抨击。一举成名打乱了他的生活,他变得不知所措。Flappy Bird原先已经带来每日广告收入5万美元,而这款游戏很可能还没有达到顶峰。

Flappy Bird为何火爆 开发商如何看待下架问题?

鉴于Nguyen的行为和其他研发商过去在互联网上受到的种种挫败,外媒对一些手游研发商进行了调查,询问他们对于Flappy Bird一举成名的看法,同时从中可以学到什么。下面是他们的答案:

Flappy Bird只是款平庸之作,为什么你们认为这款游戏如此之火?

MakeGamesWithUs的CEO Jeremy Rossmann:我认为,玩一款游戏的体验和看一款游戏功能清单是完全不同的,一款游戏在纸上可能是平庸的,但这不代表用户对这款游戏的体验也是平庸的。简单来说,玩家对Flappy Bird的上瘾是我们无法在纸上形容的,你必须玩了才会懂。

Seriously的共同创始人兼CCO Petri Järvilehto:Flappy Bird是游戏病毒传播的最好例子。一旦核心用户玩到这款游戏,剩下的人都会开始玩,因为你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在玩。另外,Flappy Bird难度令人崩溃,但它区别与其它主流游戏,同时当玩家得到高分时,更乐意与朋友分享。

Frogmind的COO兼CMO Teemu Mäki-Patola:我的看法是,游戏成功的主要原因有。1)游戏容量小于3MB,所以即便是在网络很烂的情况下,你也可以立马下载这款游戏。2)你只需要3秒钟就会玩Flappy Bird,就算你没有足够时间,也可以玩上个一两局。3)即便在本局中你表现非常优异,总共花时可能也就几分钟。4)游戏似乎让你感到你可以不断超越自己,所以你会不停地进行尝试。5)一个分数就显示你有多厉害,如果你告诉你的朋友你得到200分,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很牛。从游戏最初发展,Twitter似乎在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,玩家在Twitter上互相之间不断抱怨这款游戏是如何使他们生活崩溃的。另外App Store评价板块中,玩家之间也不断评论,吐槽,不过玩家最后还是给予5星评价。

ByteSized Studios的COO兼共同创始人Stephen Varga:一款游戏的成功不是完全套公式。如果我用公式来制作游戏,那么所有的游戏都会是一样的。然而,我认为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来应对游戏沉迷问题,而不是完全撤除这款游戏。这个“教育方法”似乎太戏剧性,这个决定也将要么成为他一生中做出的最烂决定,要么将会是最成功的市场宣传。我们想一想,当一位妈妈从她孩子手中夺走糖果时,这个孩子会更想要什么?

人们对Nguyen的恶意评论和愤世嫉俗的态度让他难以应对,其他研发商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呢?

Gree的产品高级副总裁Ken Chiu:我认为研发商应该专心做他们应该做的事,那就是制作游戏。你总会遇到爱挑刺的人,你的游戏越是流行,越多的人就会有意见。

Last Life Games策划兼程序员Dustin Hendricks:当网上有陌生人集体喷击你,这是难以想象的,并会严重影响你的情绪。只有当这件事真的发生了,你才知道自己会如何做出反映。我认为在你周围总有支持你的人是非常重要的,他们会把你从情绪的悬崖边拉回来,他们会告诉你这群评论人不代表全部的人,所以你应该直接忽视他们。

www.dev-zoo.net的游戏制作James Mearman:如果你无法承受厨房的热气,就请离开厨房!换句话来说,如果不适合,不要太投入以至于扰乱你的生活,时不时地休息一下。而如果你想要躲起来,那就不要创造出会使玩家针对你的东西,你必须知道这点。当谣言扩散,社交媒体会快速放大负面信息,而人们总是喜欢断章取义。我希望他(Dong Nguyen)现在已经稳定下来,因为我知道游戏成功需要付出的代价,我希望他能尽快恢复。

Canabalt的创始人Adam Saltsman:老实说,我也不清楚。我们似乎天生就不该阅读这样的消息。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应该是让玩家变得不那么不怀好意,不过我并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做到。

Seriously的共同创始人兼CCO Petri Järvilehto:除了“使自己脸皮厚点”外,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它方法。制作游戏或其它娱乐项目通常意味着你将经常出现在聚光灯下,所以难免会遭受负面抨击,尤其是当你是一个在社交网站上非常活跃,喜欢与粉丝互动的人。有许多比较高调的研发商例如Cliff Bleszinski,,Adam Orth等等,他们也面对着各种负面信息。

MakeGamesWithUs的CEO Jeremy Rossmann:游戏研发商要记住,一直以来总有一小部分玩家是不怀好意的。应对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,想想其他成功研发商受到的批评,而这些都不值得我们放在心上。

你是如何看待Flappy Bird下架的?我们从中可以学到什么?

Canabalt的创始人Adam Saltsman:我认为游戏被撤销非常可惜,但我还是很欣慰,在这样一个年代,游戏还是由人来制作完成,并赋予制作人的古怪和脆弱。我认为,在前行道路上,记住这件事对我们都会是有利的。

Gree的产品高级副总裁Ken Chiu:我们没有任何幕后消息,只有Dong Nguyen告诉我们的。我认为游戏下架非常可惜。我觉得,得到的教训是,当发行一款游戏是,你总有一定几率会受到人们关注,不管好与坏,但你无法提前准备,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专心制作一款优秀的游戏。

Last Life Games策划兼程序员Dustin Hendricks:Flappy Bird象征了所有平凡独立研发商的梦,这也是为什么这款游戏会如此轰动以至于作者想要下架。这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都无法理解,因为我们每天都绞尽脑汁来获得玩家认可,或者是通过游戏获得收入方面的成功。Dong Nguyen告诉很多玩家,他不想看到人们对他的游戏上瘾,也许这是他取消游戏的原因。Nguyen曾在Twitter上收到很多玩家发送的消息,例如你的游戏破坏了我的生活之类,如果我是收件人,我不会太在意,然而Nguyen却似乎非常重视,也许这是文化上的差异。另外,我可以想象突然成名带来许多不必要的注意力,这让人难以应对。因此,我们可以继续猜测,但不管什么原因,Nguyen不想被打扰,我们应该尊重他的想法。

MakeGamesWithUs的CEO Jeremy Rossmann:Dong Nguyen不欠任何人,如果撤销游戏让他感到最高兴,那么我很高兴他这样做。另外,我也不知道这是无意,还是他有意想要在最后时间里为他游戏进行宣传。

Seriously的共同创始人兼CCO Petri Järvilehto:我认为跟踪这则事件很有趣,我们同样可以从中学到很多。随着科技发展,人们之间紧密连接,所以我们将会在未来看到更多病毒传播式游戏。如果你关注谷歌趋势,你会发现Flappy Bird 和江南Style还有哈林摇一样曾引起轰动。另外,Nguyen的举动让我的确感到有些失落,他本来有机会继续扩大影响,而他却放弃了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